比亞迪將新材料氣凝膠運用到

8月8日下午,波士頓咨詢發佈瞭最新的2018年全球挑戰者報告,這份榜單中共有25傢中國公司上榜。每年,波士頓咨詢會從新興市場中評選出最有潛力成為世界一流跨國企業的100傢公司,此前華為、聯想、騰訊等都曾進入該榜單,並且順利“畢業”,發展成為全球一流的跨國公司。

值得註意的是,這次入圍的中國公司榜單中,比亞迪、天齊鋰業等新能源企業首次登榜。從風電、光伏,到如今的電動汽車行業,中國新能源公司快速發展,它們已走出國門,在海外與國際巨頭直接競爭。

比亞迪為首的新能源企業成黑馬 這25傢中國公司有望成跨國巨頭

新能源產業初具全球競爭力

近年來,全球電動汽車行業發展突飛猛進,造車新舊勢力紛紛佈局電動汽車產業。其中,第一次入圍該榜單的比亞迪可謂是一匹黑馬,作為一傢電池和汽車制造商,公司已經發展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電動汽車生產商。去年,比亞迪營收超過一千億元,其中超過一成收入來自海外。

在新能源電池產業鏈中,處於最上遊原料階段的天齊鋰業也登上瞭榜單。今年,天齊鋰業擬以41億美元收購智利鋰生產商SQM的23.77%股權,這一收購方案震動國內外資本市場。

比亞迪和天齊鋰業此次入圍,一定程度上標志著國內新能源汽車產業走出國門,開始參與全球競爭。

實際上,新能源汽車核心之一的動力電池領域,中國企業也已經開始面向海外。今年,國內電池生產公司寧德時代、億緯鋰能先後與國外汽車巨頭簽訂供貨協議,它們將直接與傳統的三大電池巨頭松下、三星SDI和LG化學競爭。不過,這兩傢國內電池公司尚未對國外汽車公司進行大規模供貨,還難以登上這個榜單。

比亞迪為首的新能源企業成黑馬 這25傢中國公司有望成跨國巨頭

BCG合夥人、全球優勢專項大中華區負責人陳慶麟稱,想要進入這個全球挑戰者榜單,候選企業必須擁有至少10億美元的年收入,超過1000名員工以及超過其國內市場GDP或行業平均水平的增長率,息稅前利潤率必須不低於行業平均水平,企業還必須有強大的國際影響力——國際銷售額10%以上或國際並購交易額達到5億美元以上。

除瞭新能源汽車產業的兩傢公司,國內的光伏巨頭天合光能、晶科能源、風電巨頭金風科技和吉利控股、宇通客車等涉及新能源汽車業務的車企也在榜單之列。能源領域,國內登榜的主要是中海油、中石油等傳統能源公司。

跨國公司數字化趨勢明顯

實際上,能源企業隻是榜單企業中的一部分,其它企業主要集中在工業、消費品、醫療保健、金融服務等領域。

波士頓咨詢研究發現,所有這些企業都有一個明顯的特征——數字化。2018年全球挑戰者百強名單中近60%的公司不是數字化原生企業就是數字化技術應用者;而相比2012年,僅有17%的企業大量應用數字化技術。這些來自新興市場的全球挑戰者正快步趕超成熟市場同行,逐步樹立起自己的領導地位。

其中,一些企業是數字化技術的創新者——它們將新發明投向市場、基於新科技建立主要業務,從成熟市場的競爭者手中分一杯羹。其它企業則在技術運用方面推陳出新,力圖在較為傳統的行業中開發推廣新產品、新服務,或者直接顛覆制造、交付產品及服務的傳統方式。

非科技公司也正在應用數字化技術以改善運營,克服其在新興市場面臨的諸多物理、金融以及商貿方面的業務障礙,涉及地理、物流以及基礎設施等方面。

波士頓咨詢認為,全球挑戰者主要以三種方式提升數字化能力:積極投資內部創新和產品研發;尋求合作,踴躍加入數字生態系統或創建自己的數字生態系統;通過並購和私人投資,從創業公司和新技術中獲取數字化能力。在數字經濟領域的全球挑戰者包括小米、海爾、美的等中國企業。

當下全球化環境出現瞭新的變化,新興市場企業也有瞭更大挑戰。BCG資深合夥人、新全球化課題研究專傢Arindam Bhattacharya博士稱,從1980年到2005年,一些發達國傢的產能轉移到新興市場。而這個趨勢現在停止瞭,不會再有瞭。他說,工業4.0改變瞭制造業的運作方式。未來20年到30年,很多發達國傢會在本國建立一些工廠,而不是在新興國傢建廠。

中國企業如何應對這種挑戰?Arindam Bhattacharya博士認為,中國企業要成為跨國的本地化企業,為當地企業賦予更多的職責,把每個國傢的分部建立成可獨當一面的強大業務,同時減少對總部的依賴。企業通過數字化平臺,建立起全球化解決方案和服務業務,在產品本身之外提供額外的服務。此外,他還建議中國企業尋找一些國際化的合作夥伴來開展合作。

相关新闻